00:00
加载中……请稍等……

本期配乐,建议播放后阅读获得最佳体验

本文不讨论氪金手游页游网游,仅论单机游戏,没必要像迷你世界那次一样在评论区撕逼甚至因为意见不合而攻击本站甚至人肉站长了。

对比传统的文化产品来说,游戏这一新生事物一直争议不断,尤其是在国内这种环境下,一直在高唱着“游戏有害论”。

那么请让我们现在假设一个场景,一个18岁小伙儿杀了人放了火,被缉拿归案后,记者去采访他:

记者:你最近干过什么事情吗?

罪犯:没有。

记者:请仔细想想,这对我们的新闻报道很重要。

罪犯:我似乎最近玩过dota2。

成了!转天的新闻标题就是《震惊!某男子玩了dota2后上街砍人放火!》

相信大家都见过不少这样断章取义的报道,抛开游戏不谈,导致他犯罪的还有其他因素,例如家庭教育,环境因素,甚至是当时罪犯的心情等等,如果一个人仅仅因为玩了某款游戏而去杀人放火,那未免也太荒谬了。

现在我们把游戏的角色换成小说,我们假设一个不存在游戏的平行世界,哪里最最最使人高兴的娱乐方式是小说。

一天,有个人看了东野圭吾的小说,觉得我上我也行,就把他身边的一位亲人谋杀了,当他被缉拿归案,一查,这人看过东野圭吾的小说,好,小说使人犯罪,小说是"纸质海洛因"学说成立!不过讽刺的是,这些文学作品中,暴力元素反而比游戏多,举个几个例子,三毛自杀了,海子卧轨了,顾城干掉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上吊了,海明威开枪自杀,莫泊桑割喉。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禁掉这些书籍,把他们烧了,以免毒害我们的青少年?

作为一种新型文化产品,游戏的确有他的弊端,那么说文学作品里面就没有垃圾的存在吗?至少我个人认为,游戏和其他文化产品是一样的,他们当中有垃圾游戏存在,有坑人的游戏存在,但这不是否定所有游戏的理由。

和游戏如影随形的是网瘾,关于网瘾,多数定义为上网成瘾,但殊不知网瘾一词仅仅是讽刺学界乱定病名而生造出来的词,别人看了也就呵呵一笑,但是到了中国这里,却成为了商人们赚钱的不二之选。

你的孩子玩游戏吗?你的孩子沉迷网络吗?快来xx治疗中心吧,快来买书听讲座吧!

这里就不得不提两个人,一是陶宏开,二是杨永信

杨永信就不过多赘述了。

自2006年起,陶宏开多次在媒体采访与博客中发表大范围打击言论,同时对网络,游戏等概念的归类也频频遭人质疑,其宣称的“美国没有多少人玩网络游戏”等言论也遭到广泛抨击。2009年,陶宏开与魔兽玩家水妖的辩论使他遭到游戏爱好者的口诛笔伐, 而2011年其公然宣称“女玩家没有资格做母亲”更是将他再次推到风口浪尖上。 广大游戏爱好者公会联合成立反陶宏开联盟,游戏玩家联名请求方舟子打假,同时,北京名师纪连海也对其表示质疑。

上文引用自百度百科

其第一次抛头露面,是其在报纸上宣称自己主动帮助一位辍学少女戒除网瘾后考取重点高校,从而在社会上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挽救上网者成瘾行动。

他利用网瘾,在国内各地开办收费专题讲座。多次在媒体采访以及博客上说出诸如“男生玩游戏会成为小偷,而女生会成为三陪小姐”“女玩家不配做母亲”等诸多过激不实言论,可以说是他把网瘾这一概念带到了中国国内。

然而讽刺的是,陶宏开自己代言了亮剑手游(这游戏质量很差,但是代言费给的可不少,足可见其商人本质),而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也于19年正式停业,感谢有关部门的付出。

而看今朝,那些被长辈们骂"网瘾少年"的那些人,已经成为了社会的顶梁柱,他们没有成为预想中“垮掉的一代”,反而在如LPL一样的世界级比赛中夺得冠军,为国争光。

就像之前,看武侠言情小说是不被理解的,穿喇叭裤带蛤蟆镜跳霹雳舞是不被理解的,近一点,听流行歌曲是不被理解的,而现在,金庸琼瑶的小说成为一代经典,喇叭裤,蛤蟆镜,霹雳舞也成为一个时代的时尚印记,当年的流行歌曲也成为了时代独特的回忆........ 现在90后甚至00后已经成为社会的主力了, 在可预见的未来,游戏也会和其他新生文化一样,被大家理解,接受,下一个不被接受的文化产品,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原文链接孤影墨香

博主看法
从电子游戏的诞生到如今,还没有多少时日。可是它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我就得它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必然会遇到些挫折。

我觉得,电子游戏在某种程度给了我们太多的欢乐。就比如说LOL这款网络游戏。我们大多数青少年哪怕隔着万里也可以在闲暇之余和朋友几个人在一起开黑,带给我们很多的欢乐。这是其他的东西不能带给我们的一些情感或者说乐趣!

**的言论只能欺骗**的人们,游戏本无罪,有罪的是人的欲望

最后修改:2020 年 01 月 22 日 05 : 45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